<div id="q0e6u"><xmp id="q0e6u">
<sup id="q0e6u"><object id="q0e6u"></object></sup>
<code id="q0e6u"></code>
<sup id="q0e6u"></sup>
<center id="q0e6u"></center>
<center id="q0e6u"></center>
<center id="q0e6u"><div id="q0e6u"></div></center>
<menu id="q0e6u"><code id="q0e6u"></code></menu>
<optgroup id="q0e6u"></optgroup>
歡迎您訪問西安工程機械專修學院-官方網站!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就“教育民生”答記者問

  字體:[] [] []



   10月22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招待會。這是教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在會后接受記者采訪。(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
       
今天上午,十九大新聞中心以“滿足人民新期待,保障改善民生”為主題舉行第五場記者招待會,邀請教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民政部黨組書記、部長黃樹賢,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黨組書記、部長尹蔚民,住房城鄉建設部黨組書記、部長王蒙徽,國家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主任李斌出席記者招待會。陳寶生就教育民生相關問題回答了中外記者提問。
        發展成就——
        “教育事業全面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對十八大以來的教育發展給予了充分肯定,他指出,教育事業全面發展,中西部和農村教育明顯加強。這兩句話,前面一句是總體判斷,后面一句講的是補短板,即政策傾斜的重點。兩句話加起來,高度概括了十八大以來我國的教育事業發展。教育戰線的同志們聽到這個總體判斷和評價后很受鼓舞。”記者招待會開始時,陳寶生首先代表全體教育工作者向長期以來關心、愛護、支持教育事業發展的朋友表示衷心感謝。
       
對黨的十八大以來這五年的教育事業發展特征,陳寶生說——
       
這五年是教育事業中國特色最鮮明的五年。我們堅持和加強黨對教育工作的領導,引導教育戰線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加強和改善思想政治工作,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們把其作為一個基礎性的工程來對待,引導教育學生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和文化觀,目的就是要打牢、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和底氣。
       
這五年是教育現代化加速推進的五年。在教育保障方面,五年間,教育投入由2萬億元增長到突破3萬億元,正在邁向4萬億元大關,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GDP的比例一直超過4%。在全國中小學互聯網接入率方面,從五年前的25%上升到94%。在教育系統重大科研成果獲得國家三大獎的比例方面,五年來一直穩定在2/3以上,為提高教學質量提供了堅強的支撐。
       
這五年是人民的教育獲得感不斷增強的五年。這五年,我們堅持“一個都不能少”的原則,加強對農村貧困地區、少數民族地區的教育投入,沒有一個孩子因家庭經濟困難而輟學的目標基本實現。這五年,盲、聾、弱智三類殘疾兒童義務教育入學率達90%以上。這五年,在公辦學校就讀的隨遷子女比例穩定在80%左右,30個省份實現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2017年,有15萬名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報名參加高考,是五年前的36.5倍。這五年,我們建立起了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覆蓋各學段的資助體系,家庭困難的孩子可以通過資助體系進入學校上學。今年的甘肅考生魏祥、河北考生龐眾望,都通過農村專項計劃被清華大學錄取。
       
這五年是中國教育的國際影響力不斷加強的五年。目前,180多個國家和地區與我們國家建立了教育合作關系,有47個國家和地區與我們國家簽訂了學歷學位互認協議。我們在140多個國家建立了516所孔子學院,1000多個中小學孔子課堂,對漢語教學、中華文化的傳播發揮了重要作用。現在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三、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地國。
       
這五年是教育改革不斷深化的五年。一批標志性、引領性的教育改革方案出臺,教育新體制“四梁八柱”搭建起來。我們現在整體上已經進入了“全面施工內部裝修”階段。比如,高考招生制度改革今年在上海、浙江落地,經第三方評估獲得了成功。
       
“十九大報告提出,經過長期努力,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發生了變化,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陳寶生說,下一步,我們的任務就是研究教育領域不平衡不充分的表現形式,抓主要矛盾,主動回應人民群眾對教育的新期待,落實好十九大精神,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
       
教育變化——
       
“個子大了,骨架壯了,顏值高了,排位靠前了”
       
“這五年,中國教育事業確實上了一個大臺階,三句話: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實現了系統性的提升,取得了歷史性的成就。”陳寶生在回答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提問時說,中國教育進入世界中上行列意味著中國教育的個子大了,骨架壯了,顏值高了,排位靠前了,這是我們多年教育發展積累的結果。
       
陳寶生說,個子大了,因為我們每年有2.65億名在校學生;骨架壯了,因為我們的教育結構調整、地區布局、教育公平、教育質量都有了很大進展;顏值高了,就是我們的人力資源培養能力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們的教學成果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排位靠前了,中國教育整體進入世界中上行列水平,我們的一些學科已經進入世界一流水平,我們的一些大學在世界排名中位次整體提升,這都是我們多年教育發展積累的結果。
        
陳寶生說,這些年教育發展的進展很大,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我們的教育已經能夠完全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了。同十九大報告對社會主要矛盾變化的判斷一樣,百姓的教育需求發生的質量型轉型是我們目前面臨的重要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就要深入學習貫徹十九大報告提出的總要求、總任務、總基調,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辦人民滿意的教育,建設教育強國。重點工作就是必須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推動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使絕大多數城鄉新增勞動力接受高中階段教育、更多接受高等教育,提高教師素質,在全社會倡導尊師重教,完善資助體系,決不讓一個孩子因為家庭困難而失學,構建終身教育體系,辦好繼續教育,建設學習大國、學習型社會,提高國民素質。
       
人民獲得感——
       
“教育發展的四個紅包”
       
“如果我們關于教育事業的總體構想落實了,我們就能給老百姓送出一串紅包。”陳寶生心中,有四個教育發展紅包——
       
第一個紅包,到2020年,學前教育毛入園率要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要占幼兒園的80%以上;
       
第二個紅包,到2020年,完全消除義務教育階段“大班額”,解決學生學業負擔過重問題;
       
第三個紅包,到2020年,全面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90%以上,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50%,實現高等教育基本普及;
       
第四個紅包,送給教師們,研究出臺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制定相關的政策措施,調動教師從教的積極性。
        
改革攻堅——
       
教育改革的三個“硬骨頭”
        
“幼有所育、學有所教,這兩個問題很重要。至于你說的‘硬骨頭’,我這兒有三個。”在回答中央電視臺、中國國際電視臺記者提問時,陳寶生毫不回避,一一點明教育改革發展面臨的三個“硬骨頭”——
       
第一個“硬骨頭”是學前教育。要實現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占比達到80%。即使這兩個指標達到了,入園難、入園貴的問題還不能根本解決。此外,還要面對“全面二孩”后可能產生的入園高峰。
       
第二個“硬骨頭”是義務教育階段控輟保學。特別是在民族地區和邊遠貧困地區,如何按照義務教育法解決自愿失學的問題,如何把義務教育鞏固率從93.4%提高到95%,都是“硬骨頭”。
       
第三個“硬骨頭”是到2020年建立中國特色的高考招生制度體系。我們要繼續做這方面的工作,把這個制度建立起來,就能帶動一系列的制度改革措施。
       
體制改革——
       
進入“全面施工內部裝修”階段
       
“教育改革和其他改革不一樣,有它的特殊規律。教育改革和教育一樣,是慢變量,一項改革啟動之后,落地見效至少得經過三年。教育改革每一項措施都是和人直接相關的,實際上是人的改革,且因為本身的綜合性很強,涉及方方面面,學校、社會、家庭,校長、老師、學生、家長都關心,其評價標準也是多元的。”陳寶生在回答中國教育電視臺、中國教育網絡電視臺記者提問時說。
       
黨的十八大以來,恢復高考以來最系統、最全面的一次招生考試制度改革全面啟動,普通高中學業水平考試和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扎實推進,上海、浙江高考綜合改革試點平穩落地,圓滿實現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階段性目標。今年9月,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義務教育階段、學前教育階段、中外教育合作交流等相關改革方案也已制定出臺。
       
“從頂層設計的角度,我國教育體制‘四梁八柱’的改革方案已基本建立,教育改革進入‘全面施工內部裝修’階段。”陳寶生說,目前一些改革舉措已經落地,我們著眼于試點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加以完善解決,蹄疾步穩,把我們的教育改革向前推進,為教育現代化、為建設教育強國提供體制保障。
       教育愿景——
      
“中國教育2049”
       
“十九大報告里面勾勒出了‘第二個一百年’目標,請各位部長設想一下,在你們各自負責的教育、住房等領域,到2049年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
       
“你提出的問題很有意思。展望未來是一門藝術,當然它也能展現我們的信心和預期。就教育來說,到2049年會是什么樣子呢?在我心目中,2049年的中國教育,有這么幾個特征……”在期待的目光中,陳寶生娓娓道來——
       
第一,2049年,中國教育將穩穩地立于世界教育的中心,引領世界教育發展的潮流。這就是說,到那個時候,中國教育的標準將成為世界教育的標準。
       
第二,2049年,中國將成為世界各國人民最向往的留學目的國,各國將有意愿和中華文化實現交流融合,將有大量師生來中國學習交流中國的發展經驗,在交流過程中實現共同進步。
       
第三,2049年,對世界教育發展的規則,中國將有更大的發言權。中國將盡自己的努力,為世界教育發展提供中國方案、中國智慧。
       
第四,2049年,中國版的教材、漢語發音的教材,將走向世界。
       
“到了那時候,我們的人民受教育權益都能夠得到完全的維護,受教育的美好需求都能夠得到滿足,都能夠向著自由而全面發展的目標邁進。這就是我對2049的想法。謝謝!”陳寶生微笑著結束了回答,挺直身子,目光投向前方。(記者 柴葳 蔡繼樂)

版權所有 © 西安工程機械專修學院-官方網站

學校地址:西安市楊凌示范區濱河西路

聯系電話:029-87071311 辦學許可證號:教民161000020000050號 陜ICP備05013774號

吉林11选5 牛